您当前的位置:华兴历史首页 > 历史>正文阅读

2名解放军俘虏2

发布时间 2019-08-28 21:14:04 点击: 2 作者:

熊爸声明,抄袭必究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国共双方投入兵力最多,战斗最为激烈的巅峰之战。华野中野两大野战军合力围歼了军主力部队,取得了左右中国命运前途的战役。

除去17万人伤亡6万余人投诚起义外,

绝大多数就地参加解放军图,

其中参战的80万军中共计损失高达60万人。有高达32万人是被解放军俘虏的;这32万俘虏在战后的命运如何,华兴历史查阅了一下相关资料,揭露了一下他们之后的故事,普通士兵,淮海战役中被俘国军走出战场32万俘。

但其也给华野造成6万人的伤亡,

普通士兵数量超过了30万。是俘虏比例最大,数量最多的一部分。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是华野重兵围攻黄百韬兵团,战史记载。在17天战斗中黄百韬兵团伤亡6万人被俘约4万人,战斗之惨烈可见。

因此解放军实际上并没有时间按照以往的办法去恢复战斗力;

黄百韬兵团被全歼后;中野围歼黄维兵团和围堵杜聿明集团的行动立即展开。也是恶仗硬仗,只能采用"随俘随补,随补随战"的策略;把黄百韬兵团的俘虏补充进部队参加。

我军曾成功探索出一条优待俘虏的政策,

则一视同仁,

淮海战役中;

这一流程被大大简化,

中午进行教育;

解放战争期间,而是通过关心疾苦和诉苦等教育进行转化;就是不把出身农民的俘虏兵当成敌人,在此基础上,如果愿意跟着我军参加革命的,如果不愿意。则发给路费让其回家,很多军俘虏是上午被俘,下午就成为解放军的一员进行作战。被俘虏的军士兵应该说:我军不但在俘虏兵的教育上非常!

变换阵营就成了积极立功的解放军战士。

在其后对这些"解放战士"提拔使用也做到了一视同仁,这使得前几天还是毫无作战欲望的兵?资料记载。有些在11月份打黄百韬兵团时的俘虏,这种情形在战争史上都是罕。

华野虽然伤亡很大,但作战兵力数量却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从42万增加46万,其中很大部分就是"解放战士"增加。这些"解放战士"很多最终跟随华野大军打过长江解放了全中国。立下了汗马。

后面又加入志愿军九兵团出兵朝鲜;基层军官;领张"路条"就可以回家图,我军对军起义军官进行教育军官是一支军队的基干力量。尤其是军这样的结构;军官掌握着基层士兵的一切,是控制军队最重要的组成。

基层军官出身一般是城市有产阶级或农村地主,

在主力部队中,被认为是"阶级敌人""顽固派",不那么容易被教育改造!曾有一些传言说:不过实际上,解放战争中俘虏到基层军官会受到严厉对待,被解放军俘虏的军军官不但可以活命,而且很多会被安全地释放回去了。中原野战军六纵仅一个纵队就俘虏了数百名校尉级军官。比如歼灭黄维兵团后。在整个战役作战还未完全结。

据当事人回忆,释放这些俘虏就已经提上了日程;这些军官俘虏被甄别出来后,而后纵队敌工部部长就会来给俘官讲话。先是集中学习几天,"我们解放军这次打了大。

也不管你们了。

打骂你们的。

我们会立即勒令退还给你们,

打骂过人的,

军打了个大败仗,他们把你们丢在这里,到了我们这里,你们放心;我们是优待俘虏的,你们现在就可以揭发。你们被俘后,有没有解放军搜腰包。如果有,还要道歉。"在俘官们还不知所措的情况下:就接着。

"我们现在就把你们放回去。你们回去以后。不要给当炮灰了。就不要再给当兵卖命了,"然后就当场念名单,念一个放一个,俘官们凭借。

当场发给路条;陈官庄战役后。可以安全地穿过解放军所有的哨卡回到国统区,一支约2000人的军溃兵被2名解放军士兵俘虏,其中就有一名第70军的一名。

此人害怕因为身份被"严惩",于是趁乱换了衣服逃出。但不久后又被俘虏,跑了俘。就这样一路上俘了跑。共计被俘虏了12次之多,有几次差点死在路上,终于历尽艰难坎坷回到苏州的第70军收容所报到归队。结果不久后却。

和他一起被俘的军官们全都安然无恙拿着路条回来了;他曾回忆感慨解放军"释俘"策略起到了打仗起不到的效果,宽大为怀的善意。"一可显示其非敌即友;二可显示其一纸'便条'的命令,即能上下一体彻底执行的行事。

只为救国救民的用心;

很多都不愿再打仗悄悄回家了,

四是显示其不嗜杀戮同胞;"被释放的军俘虏,叁是软化了战俘对其敌忾同仇的心理。不过不久后。再其他战役中。他们往往再次被俘,只有很少一些人跟随蒋介石跑到了岛上;高级军官,从此告别戎马回归生活整个淮海战役被俘虏的32万人中;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124名少将以上的高级军官。其中包括杜聿明,黄维这样的军中极有影响力的人物,在"战犯"列表中的人物。这些高级军官对解放军都是充满恐。

在部队崩溃前,

并伪造身份,

他们很多人纷纷换上士兵的服装。希望能躲过解放军的甄别。"徐州剿总"杜聿明被俘图,12兵团司令黄维被俘如黄维被俘时就自称是85军军部上尉司书方正馨,而杜聿明被俘虏时自称是13兵团军需处处长高。

比如负责审问杜聿明的我军军官曾回忆,

一伸手,

往往解放军略施小计,这些高官特有的习惯就将其暴露出来。审讯时让"高文明处长"把其他处长的名字写出来,结果"高处长"从衣袋里掏钢笔,就露出了手腕上的高级。

掏了半天,掏出的是美国的香烟,又一包香烟;掏出的是一包牛肉干,总算掏出一支派克金笔。可事先毫无准备,一个处长也写不上来;最后不得不终于承认自己是杜聿明,由于高级战俘与中下级俘官有很大不同。他们跟随蒋多年,多是蒋的亲信。熟悉的。

军事组织情况,了解很多机密,指望他们在短期内改变立场;几乎不可能,所以我军对这些特殊的战俘一般采取特殊政策和相对宽松的管理,甚至我方高级将领也会亲自接见和看望。在生活方面尽量给予。

在当高级将领时这些病越来越严重;

身体也越来越好起来!

尽管当时我军物质条件很差。他们的伙食仍按我军师级干部待遇吃小灶;医疗上保障也非常人道!杜聿明黄维戎马一生其实都患有各种严重的疾病;反而成为了俘虏后。这些疾病逐渐好转!建!

"我终于明白了,

缩短了民族苦难的历史,

于1959年起陆续获特赦,大多数军高级军官在经过功德林的改造后。杜聿明在受到接见时。不胜感慨地说:我的全军覆没,总有你喜欢的军旅用品;有情怀;还不贵,到了12月份围歼杜聿明集团时已经因为战功当上了排长甚至。

上一篇:不要
下一篇:良将不用

最新更新

文章推荐